澳门新葡亰-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澳门新葡亰官网

清廉学问

八桂清官廉吏|曹邺:刚正不阿为官清 赋诗贬时世人颂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22-07-27 16:32:52 浏览次数: 【字体:

图为曹邺塑像

 

  曹邺(816—875),字邺之,广西桂林阳朔县人,晚唐现实主义诗人。唐大中四年(850年)考中进士,广西北部地区第一位进士。著有《艺文志》三卷、《经书题解》一卷、《古风诗》四卷及《曹祠部集》,《全唐诗》收其诗作二卷106首。诗作以通俗的语言和辛辣的笔调反映社会矛盾,针砭时弊。


  曹邺为官29年,历任齐洲(今山东济南)推事、天平节度使幕府掌书记。咸通(860—874)初,调京为太常博士、祠部郎中、洋州(今陕西洋县)刺史、又升吏部郎中,在吏部郎中任上辞官回阳朔,后迁居于桂林阜财坊。曹邺作为桂林历史上第一位进士,在其任上勤政爱民、刚正不阿。

 

图为曹邺读书岩

 

勤学苦读  高中及第 

 

  曹邺自小勤奋读书,希翼有朝一日能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曹邺幼年由于家境贫寒,只好边劳动边读书。困难的家庭情况并没有阻挡曹邺的读书进取之心。在离家不远的天鹅山下有一个小岩洞,曹邺每天早早地来到这里,摒除杂念,在岩洞里专心苦读诗书。现阳朔县把曹邺读书的山洞名为“曹邺读书岩”。


  曹邺青少年时期,桂林文教之风渐浓,他慕名前去独秀峰下桂林历史上第一座官学求学。开成至会昌年间(836—841),曹邺从独秀峰下的桂林官学出发到长安参加科举考试。但曹邺屡试不第,流寓长安达10年之久。大中四年(850),曹邺终于考中了进士,可谓是“十年寒窗苦读日,一朝金榜题名时”的真实写照。由于其诗《四怨三愁五情》所展示的横溢才华,时为舍人的韦悫以“累举不第,为《四怨三愁五情》诗,雅道甚古”为由,力荐于礼部侍郎裴休,曹邺最终于“大中四年张温琪榜中第”。
 

体恤民情  惩治贪吏
       

  唐宜宗大中十三年(859)爆发黄巢率领的农民大起义,唐王朝的统治名存实亡,经济衰退,党争日益激烈,使得官场腐败,政治混乱。曹邺作为一个大器晚成的诗人,他没有太多不切实际的抱负,只希翼在他所担任的官职上踏踏实实地工作,做一个忠于职守的官员,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老百姓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


  据说,曹邺到洋州上任路上,看到百姓生活困苦,民不聊生,不由得痛心疾首。新官上任,地方官员和士绅们为曹邺摆酒洗尘。曹邺望了望丰盛的菜肴,想到一路上百姓的疾苦,哪能吃得下半口。恰巧“嗖”的一下,一只肥大的老鼠窜过去了。曹邺心生一计,于是端起酒杯说道:“列位,今乃鼠年首日,有酒无诗不为雅,本官就以咏鼠为题,为各位吟诗一首,为酒宴助兴。”


  只见曹邺手握巨笔,写下了那首脍炙人口的千古名诗《官仓鼠》:“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写罢大喊一声“退席”,把一个个官员、士绅全赶出衙门之外。


  后来曹邺深入民间明察暗访一一收集这些贪官污吏搜刮民脂的恶劣行径,把一个个“老鼠”罢官的罢官,入监的入监,严惩了贪腐的官吏,让洋州的老百姓脱离了水深火热。

 

刚正不阿  为官清廉

 

  懿宗咸通(860—874)初年,曹邺迁为太常博士,宰相高璩和白敏中相继去世,朝廷讨论宰相高璩、白敏中死后的谥号,曹邺不阿附权贵,据理力争,他认为,高璩生前和不良人士来往频繁,做事多投机取巧,应当给他“刺”的恶谥。白敏中在生病期间舍不得官职,不请辞,并且驱逐上奏劝谏的大臣,仗势欺人,所以他的谥号为“丑”。曹邺以一小小的太常博士,持论正直不苟,不阿附权贵。


  咸通初年,曹邺出任他的最后一任官职吏部郎中,但没过多久就辞官归里了。他曾写过一首《杂诫》诗,来描述自己的心情:“带香入鲍肆,香气同鲍鱼。未入犹可悟,已入当何如?”他愤慨于官场的黑暗腐败,心境苦闷彷徨,他想到保持自己高洁的情操是不容易的,所以最终他还是抛却名利,离开了官场这个恶臭无比的“鲍肆”。    


赋诗贬时  世人传颂


  曹邺在其一生中写了很多诗,与晚唐著名诗人刘驾、聂夷中、于濆、邵谒、苏拯齐名。曹邺诗多是抒发政治上不得志的感慨,对社会上的深刻矛盾进行尖锐的批判。最著名的一首诗是《官仓鼠》,曹邺在诗中把那些只知道吮吸人民血汗的贪官污吏比喻成官仓鼠,这些“大老鼠”所吞食掉的,不仅仅是粮食,还有从百姓那里搜刮来的民脂民膏,把“鼠”称为“君”,不啻为贪官污吏写照。在其《捕渔谣》中,“天子好征战,百姓不种桑。天子好年少,无人荐冯唐。天子好美女,夫妇不成双。”鞭笞了皇帝的种种罪行,道出了人民的强烈呼声。在《战城南》诗中写道:“千金画阵图,自为弓剑苦。杀尽田野人,将军犹爱武。性命换他恩,功成谁作主?凤凰楼上人,夜夜长歌舞。”以一个士兵的口吻揭露了晚唐藩镇割据所造成的连绵战乱给人民带来的无尽痛苦,对割据势力拥兵混战给予了愤怒的斥责。《筑城三首》中的“不辞嫁与郎,筑城无休日”“力尽土不尽,得归亦无家”“筑人非筑城,围秦岂围我”以及《蓟北门行》中的“长河冻如石,征人夜中戍,但恐筋力尽,敢惮将军遇”等众多诗句控诉了唐代末年繁重的劳役兵役给人民带来的苦难。《贵宅》中的“此地日烹羊,无异我食菜”、《甲第》中的“将车来此住,十里无荒田”等诗句则谴责了达官贵人奢汰荒淫,老百姓贫穷困苦、艰难度日的社会不公现象。


  尽管曹邺最终辞官回家,但是他不畏权贵、刚正不阿的为官风格至今被世人传颂。其诗作抵制了当时“嘲云戏月,刻翠粘红”的华靡习气,用质朴、平易的诗风,反映社会现实和民生疾苦,曹邺以“唐诗人”身份编入历版《辞海》。


终审:清廉柳职专题
【打印正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